靈風吹來 梅塔利

每逢我们读圣经的时候,读到主耶稣在世上所行的神迹,往往会有这么一个感觉。就是这些事情在当时是有的,可是今天不再存在了。有一次,我在美国中西部一个冬令退修会中听一个神学教授讲道,他说,神迹时代己经过去了,除非等主耶稣再来,不会再有什么神迹。
当泛美航空公司客机正从印度尼西亚的首都,雅加达城的飞场场跑道起飞的时候,我的心正在忐忑地跳着。
我要把主那奇妙的工作和见证说给你们听听。证明主稣在圣经上所行的那些神迹奇事,同样也行在这将近末世的今天。同时因这些神迹奇事,可以证明圣经完全是真的。有很多人都认为圣经所记载的一些事情,只是发生在几世纪以前。在我们这个时代,是不再有的了。但是我可以证明,圣经上面一切的事情,就像报纸上面的新闻一样,经常出现在二十世纪的今天。我们只要相信这本圣经是真的,神的大能就会像在几世纪以前一样地,临到我们身上。
自从我们的教会经过这么一次圣灵浇灌之后,神就开始一个个地对付信徒们的罪。有一天晚上,有一位姐妹去探访一位弟兄说:“弟兄,你犯了淫乱,主要你马上悔改。”
我们的布道团出去,看见了许许多多的神迹。证明神在今天还是和几个世纪以前,同样地有力量。
主不只是向成人行神迹,他也一样向小孩子们行神迹。有一次,我们布道团出外去工作,还带了八队儿童一起去,他的年龄都在八岁到十岁左右。他们年纪虽然小,但是却都很热心爱主。每天早上七点钟就去上学,下午一点一齐回家。由星期一到星期五,每天下午四点钟到六点钟他们并不出去玩,而聚集在一起祷告。不但为自己祷告,也为全世界的人祷告。
在我没有来美国之前,我对主说:“主啊!我是来自一个异教的国家,如今要去美国,这乃是一个基督教的国家。我能向他们说些什么呢?我没有信息好传给他们!我们还需要美国派传道人来到我们国家里面传福音呢!”
印尼是亚洲的大国,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南部,澳洲的北部。由东到西有三千英里长,由南到北有一千五百里阔。印尼大若美国,但是美国是陆地,印尼则海洋占多数,一共有一万三千个岛屿。
我非常感谢美国人,差遣了很多宣教士,来到我们的国家。我们印尼原是个信异教的国家,从来不知道有那么一位活神——主耶稣基督。我的祖先跪下来向大树、高山和大蛇叩头。但是当宣教士们一来,把耶稣的故事说给我们听,我们便都得救了。宣教士们还带来一本黑色封面的书,就是圣经。这本圣经改变了我们的生命,包括我和我的父母在内。
在印尼大复兴以前,我们都是用烈酒,渗和一点水和糖,用在圣餐上,我们这样已经做了很多年。大复兴以后,有很多人反对,认为用烈酒不太妥当,要牧师改变方法,否则他们就不来守圣餐。于是不得已,教会就改用茶放一点点的糖。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一直用糖茶来守圣餐。有一天,主就对我们说,为什么不学主耶稣当初在迦南筵席所用的方法?果然,从一九六七年的十月份起,每一次我们教会在施圣餐的时候,都是先准备一大杯的水,经过祷告之后,主就行神迹,正如他在二千年前所行的一样。
在美国俄亥州,有一位太太害了二十年的气喘病。在一次聚会中,我和她在一起祷告,但是没有什么效果。我不明白在她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问题?
有一次,我们有一个布道团去葡属帝纹岛布道。主吩咐他们要睡在路边上,即使有人愿意接待他们回家,也不可以跟他们去。于是他们就在路边上一连睡了三个晚上,也没有人去注意他们。过了那三个晚上之后,当地的人渐渐发现他们是外来的人,就过来问他们:“你们是从那里来的?”
我们在帝纹岛有一家医院,自从大复兴以后,你在那里面找不到一个基督徒。因为基督徒一生病,他们就马上祷告,而得着了神的医治。在美国,有人头痛,他们就找阿司匹林药瓶,或去找医生。但是在印尼大复兴之后,我们一生病就先祷告,然后再吃药或去医院。
在基督徒生活当中,有两件事情非常之重要,尤其是那些要事奉主的人。
在印尼大复兴的时候,我曾得到一个苏联某大学的奖学金,要我去莫斯科读医科。我一家人都很赞成我去,我自己也很想去。因为在亚洲国家,你若能有一个医学博士的头衔,可以赚大钱的!做医生,生活都可以过得很不错。
“人若因我辱骂你们,逼迫你们,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,你们就有福了。应当欢喜快乐,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。在你们以前的先知,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。”